微 信 扫 一 扫
孩子被锁车内致死,不能仅以“自责”了事
发布时间: 2019-04-12 来源: 东方网 作者: 刘天放

  节后上学的第一天,四岁的琪琪一大早就高高兴兴地穿着园服,由爸爸送去益阳赫山区万源幼儿园。然而当天下午5点,当琪琪的妈妈赶去幼儿园接孩子的时,发现女儿并不在幼儿园。琪琪妈妈赶紧打电话给琪琪爸爸,两人四处着急寻找,在自家小车后排座椅下面,发现已经全身发紫、没有了生命体征的孩子。


  这期间,益阳温度一度超过30℃,孩子在温度更高的车内被焖长达9小时至死,这令人痛心不已!事后证明,琪琪爸爸因玩手机没有把孩子送到幼儿园,而园方也没有检查当天来园孩子的人数。赫山区教育局给出的说法是,当天胡先生并没有把孩子送到幼儿园,途中就接了个电话,思路被打乱,忘记了送孩子这件事情,直接把车开到了修理厂,一直到妈妈晚上打电话才想起来。


  目前双方达成和解,园方赔偿3.2万元。区教育局在接受采访中表示,将在全区范围内幼儿园开展安全督导,举一反三,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然而,怎样防止类似的事情发生,才是问题的关键。这并非是让家长和幼儿园“长点心”的问题,也绝非让孩子学会自救那么简单,更应该上升到法律层面,倒逼父母或幼儿园对孩子的生命负起来责任来。


  近年来,因校车司机、教师甚至亲生父母将孩子遗忘在车内而导致的悲剧频频上演。但每一次惨剧过后,都在一段时间过后就被习惯性淡忘,接着就会发生另一起类似惨剧。给出的理由几乎无一例外,或犯了“低级错误”或“马大哈”所为。可是,孩子被困车内闷死,怎一个“马大哈”就能了事?正如网友所言,益阳此次的悲剧让人惋惜,更令人愤怒!家长,你是否做到了为人父母?园方,你是否尽到了本职责任?


  因监护人或委托监护人的疏忽导致未成年人死亡是否被追究刑责,取决于监护主体的主观罪过,司法实践中一般认定为“过失致人死亡罪”,不适于主观故意。对此,就该与时俱进地对肇事者加大惩罚力度。我国法律在保护未成年人上都有严格规定,但具体到孩子被锁车内死亡,并无具体规定。因此,必须完善立法,加快修订未成年人保护法,明确侵害未成年人权利行为的责任。


  更可怕的是,人们面对此类悲剧都变得麻木了。是的,肇事者都不是故意而为,事后都十分“自责”。然而,孩子被锁在车内死亡,绝非感到“自责”就可一笔带过。强调父母或园方有责任心当然必要,但仅靠自律约束不奏效,就该靠他律,即用更严格的法律约束,以让责任风险增大,如此才能降低“马大哈”漠视生命的“粗心”。


  (编辑:喃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