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扫 一 扫
小不点,老师为你点赞
发布时间: 2024-06-21 来源: 作者:

  □罗碧香


  在我的笔筒边放着一只仅有半个巴掌大的布娃娃小熊,浅黄色的身子穿着一条粉红色的短裙。每每一看到它,就让我想起了瘦弱的姐妹俩,想起了那件她们受欺负的事。


  再过两周就要放假了,作为班主任的我总希望孩子们每天都能开开心心到校,平平安安回家。这天上完课后服务回到家里已经不早了,见老公在厨房里忙碌着晚饭,我拿起手机习惯性地再次浏览一下班群。突然看见小旺的妈妈发了一个视频。我在心里嘀咕:发生什么事了?我赶忙点开视频。视频里小旺的额头裂开一道小口子,还流着血,伤口的四周也肿了起来。我的心突然紧绷起来。紧接着视频下是小旺妈妈的语音,说的是小旺被班上的可儿用石头砸伤了,让可儿的家长马上带小旺去检查,去拍片,有什么问题要让对方家长负责。那说话的语气不依不饶,咄咄逼人。我赶紧在群中安抚了一下家长的情绪,告诉小旺妈妈,我来联系对方家长,以了解一下事情的经过。


  此时我的脑海浮现了双胞胎姐妹——可儿、可可。姐妹俩父母离异,爸爸又外出打工,她俩由爷爷奶奶照顾。奶奶呢,又重男轻女,一个哥哥长得白白胖胖,这两个小女孩才1米出头,骨瘦如柴,弱不禁风,一看就只有被欺负的份,怎么可能用石头砸同学?


  为了让小旺赶紧包扎伤口,我马上联系了可儿的爷爷,准备与小旺家长和小旺一同过去了解情况。来到可儿家,我向可儿的爷爷说明了来意。此时小旺的妈妈还在气头上:“看看,看看你的孙女把我儿子的头砸成什么样了?他的头如果出什么问题,我看你们怎么负责?赶紧把孩子叫来!”这时姐妹俩正在楼上,叫了数次才肯下楼来。可儿来到楼下,就赶忙躲到爷爷的身后。我走上前去把她牵到众人跟前,询问她:“可儿,小旺是你打的吗?为什么要打他?”可儿的眼泪如决堤洪水般哗哗地流了下来:“是他,是他拦着我们不让我们回家,是他用背着的书包撞我妹,把我妹撞倒了,我才捡起石头砸他的。”颤抖的声音中带着恐惧与委屈。小旺的妈妈护犊心切:“那你也不能用石头砸呀?”可儿边抽泣着,又一股脑地说出了平时小旺常欺负她们姐妹俩的事。是呀,众多的怨气堆积在一起,一时哪顾得了那么多呢?


  听着小旺平时这么欺负同学,小旺妈妈也觉得不好意思了,感到有些不自在。我蹲下身来一把搂住可儿,在可儿的胸前比了个大拇指,说:“可儿,你真棒,为了保护妹妹,敢于向欺负你们的人还手!”听我这么一说,可儿没那么害怕了。我又说:“用石头砸同学挺危险的,若砸到了眼睛就更麻烦了。以后在学校如果有人欺负你们,要记得跟老师说,老师一定会调查,一定会处理的。”


  此时可儿的爷爷发话了:“你看,你儿子平时在学校也常欺负我的孙女,过去的事我就不计较了,希望今后孩子们在学校能够好好相处。这一次既然是可儿把同学砸伤了,我一个老人家也不懂得什么,就劳烦家长带孩子去看医生,医药费多少钱,我出就是了。”听见老人家这么一说,小旺的妈妈也觉得怪不好意思的,连忙说:“既然是我儿子有错在先,那就不麻烦了,我自己带他看医生就好。只是希望以后要注意一下,不要用石头砸人。”说完就和我们道别,匆匆地带着小旺看医生去了,边走还絮絮叨叨地教育起小旺“自食其果。”


  见小旺他们离开了,可儿的爷爷又说了些麻烦我的话。可儿也平静了下来。我又与姐妹俩聊了几句。在我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可儿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只与她手掌一样大小的布娃娃小熊,说:“老师,这只小熊送给你。”看着小熊,我面露惊讶的神情,说:“可儿,谢谢你,老师很喜欢!你一定也很喜欢这只小熊吧,老师会一直珍藏着的。”


  打那以后,我对这姐妹俩的关注更多了:可可书写不工整,我就抓着她的手书写;可儿的外套裂出了一道缝,我就亲手为她缝补;天冷了,我常常握握她俩的小手,试图暖和一下她们的小手;偶尔会给她俩带点面包充饥;姐妹俩常常没带水壶,我就给她们倒温水。因为她们曾把水壶弄丢了,家长不愿意再给她们买,我也给她们两人各买了一个……我希望作为她们的老师,我多少能够弥补些她俩所缺失的母爱。或许她们真能体会到我对她们的好吧,每每下课后,她们总会屁颠屁颠地跟在我身后,与我言东说西……


  马卡连柯说过:“爱是教育的基础,没有爱就没有教育。”这句话时常在我的耳边响起。可儿送的小熊就一直放在我的笔筒旁,它时时提醒我要多关心孩子,聆听孩子们的心声;提醒我要多学习、多借鉴,让自己拥有更多的教育智慧,好让一株株小苗茁壮成长。


  (作者系普宁市大南山街道陂沟小学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