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扫 一 扫
“00后给教材挑错”呼唤更出色的专业主义
发布时间: 2021-10-13 来源: 东方网 作者: 杨朝清

  “我在预习沪教版英语教材时,发现第95页有点小问题。3张小昆虫的照片按英文说明分别应该是蝴蝶、蚂蚁和蜜蜂,图片上却是蝴蝶、蚂蚁和食蚜蝇……”近日,辽宁沈阳市七年级学生崔宸溪把自己的发现反映给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社回复:“我们咨询了生物方面专家,确实弄错了。我们将上报相关部门准备修改”。(10月12日 新华社)


  面对教材上的错误,一些中小学生不迷信权威、敢于质疑,有表达的意愿,并将这种意愿转换为参与公共事务的行动,这样的行为显然值得点赞。


  教材作为一种公共文化产品,有启智增慧、培根铸魂、立德树人的功能,再加上教材受众面较广、使用人数较多,教材内容出现错误并非无关紧要的小事。看过教材的人有很多,发现问题的人却很少,为何?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这位从小就热爱生物和自然科学的“00后”,具有一定的专业知识和观察能力,这显然也是注重身心健康、全面发展的素质教育的结果。如果“唯考试”“唯成绩”,“00后给教材挑错”或许就不会上演。


  在普通人眼中轻微到可能被忽略和漠视的差异,都可以被他敏锐地发现和捕捉;既有“问题意识”,也有求真务实、严谨治学的求实精神,“00后给教材挑错” 犹如一面镜子,折射出“00后”同样可爱、可信、可为。


  在一个盛行符号互动的时代里,“00后”很容易遭遇标签化乃至污名化。家庭结构的小型化和 “儿童中心主义”,让孩子们得到万千宠爱,一些孩子身上暴露出的精神软肋也引发了全社会某种层面的担忧和焦虑。实际上,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际遇,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成长,不少“00后”也用出色的角色扮演,赢得人们的尊重、信任和社会认同。


  面对“00后给教材挑错”,出版社方面能够做到虚怀如谷、从善如流,体现了良好的专业主义和职业伦理,这当然值得肯定。只不过,教材不仅具有知识传授的功能,也具有塑造精神世界的功能;出版社方面也要引以为鉴,对教材编写多些尊重和敬畏,以更加审慎细致、精益求精的姿态,做好本职工作。


  在社会分工越来越专业化、精细化的当下,教材编写需要更加专业化、规范化,少给使用者挑错的机会和空间。英文教材涉及生物学知识也好,语文教材涉及历史知识也罢,教材编写涉及到多学科知识交叉,需要“术业有专攻”;如果没有“绣花功夫”,不可避免会出差错。


  法国哲学家福柯曾说,“一个人最好的作品,就是他自己”。“00后给教材挑错”既为“00后”正名和形象救赎,也是对教育出版从业者的提醒与鞭策;一位具有求实精神的小小少年,呼唤教材编写者拥有更加出色的专业主义和职业伦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