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扫 一 扫
绿意栖居梧风洞
发布时间: 2021-10-08 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者:

  程杨松

  不管哪个季节,去江西德兴梧风洞都是相宜的,春天如火如荼的映山红,秋季炽灿缤纷的红叶,隆冬雪白的山尖,都是梧风洞对美的诠释。

  大茅山脉绵延逶迤,丰富了梧风洞的内涵,也蕴蓄了梧风洞的气象。嘉木竞秀、繁荫密簇的梧风洞,有翠意跌宕、绿色扶摇的款款雅姿。山风一阵阵倒灌进山中,推搡着繁荫向山巅层层堆叠、卷积、翻滚,宛如深山藏着大海,波涛追赶着波涛起伏跌宕,无止无休涌向远方,涌向高处。黑鹿、山羊、短尾猴……这些神秘的身影,突然出现又迅速逃矢,除了丰富人们的惊喜和想象,也进一步诠释了山中流动的韵致。

  一条溪水活泼明灿,发端于大茅山主峰笔架山,在“两坡夹一川”的梧风洞沿体取势,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一会儿在上,一会儿在下,若一根琴弦缠绕,织缝着山中绿意,也织连着山与远境。那是马溪,澄澈如镜、翠绿如翡,宛如纹理丰富的结晶体。隐匿林中的马溪,时而飞花溅玉,时而款缓低徊,一路婉转20余公里,串联起笔架山、仙姑潭等风致,止于双溪水库,除了将一山青翠日夜淘洗、把山中气息带去远方,更滋养了一城百姓的日常浆饮。

  沿马溪攀溯古圳头,零星的光斑透过浓厚的叶隙在跳溅。山风在深谷形成回环反复的共鸣,宛似大地深沉的颤音,此兴彼落的蝉声急促鼓噪,被浩荡的山风拿捏得忽东忽西;各色鸟声在头顶、在四野群簇喧哗,像一场密集的雨即性洒落又停歇;山岩上密密匝匝的树木披风而起,宛如行排队列的唱诗班在深情吟咏,每一句都饱含深意。听懂了这些纯澈流声,便懂得了山中的心迹。

  在梧风洞,除了草木、岩石、禽鸟、走兽、游云、流风和星辰,也生长着农民英雄和黄巢起义的故事,生长着黄歇隐居筑田的传说,生长着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的战斗历史……这些根深蒂固的葳蕤生长,并未在烟云流迭中淡去,而是被梧风洞人动容讲述,仿佛,你即兴在某处流连,就会深陷并长久“迷失”在那里。

  在仙姑潭边坐下来,将双手按抵在凉润的石面上,赤足伸入水中踢荡,听既喧且哗的瀑声轰溅、涤荡繁芜,却让内心渐渐清宁。山中的画面在潭水边重建,烈日已翻过山脊,却将炽亮的阳光慨慷剪切下来,黏贴在向阳的山尖上。更深的山谷里,树木密挨着树木,枝叶摩挲着枝叶,林荫堆叠着林荫,像一团苍绿浓涂重抹。

  蓝天和白云倒映在潭中涌漾,葳蕤的草蔓在涧边舒展,零星的落叶在水中舞蹈……所有的身影都在流水中细细梳洗一遍。看得久了,我会溶解在这幅画境里,仿佛我就是山谷中的一缕风、一滴水、一棵树、一块石,或者是一尾仙姑潭的游鱼,整日追光逐影、嬉云戏月,天冷了就沉入潭中,天热了就浮出潭面,潮落时奔赴远方,潮涨时返回故乡。

  梧风洞的夜色会更早一些到来。山中的月亮更低矮更浑圆,能轻易看到环形山的细密纹理。月光像一场无边的大雪,洒落在山尖,洒落在林涛,洒落在溪谷,把梧风洞深情照耀,也把古圳头徐徐照亮。山峦有了神秘的色彩,黑魆魆的,但轮廓分明,风清一样的月白,和水渍一样的阴影,简笔勾勒出笔架山静穆的轮廓。月迹朗朗,无边铺展的深山谷,渐渐隐没的砂石路,月色一层层铺上来,铺满了再寂静涌荡,最后汇流到一截曲仄奔流的马溪。于是溪水有了纯银的质地,月光有了流动的韵律。山中青蛙的鼓噪、昆虫的嘶叫、夜鸟的啼鸣……有了被溪水洗涤的纯澈和月光照拂的清亮,将梧风洞的夜声纵情演绎、婉转呈现。

  而我们,作为幸运的绿意栖居者,亦皆是虔诚的追慕者和投入的倾听者。


(编辑:孙儿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