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扫 一 扫
韩江纵队后方医院
发布时间: 2020-07-27 来源: 揭阳日报 作者: 王宋斌

  


  大南山大窝村韩纵司令部旧址。 资料图片


  白水磜韩纵后方医院旧址。 资料图片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韩江纵队是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在潮汕地区领导创建的一支人民抗日游击队,于1945年6月由潮汕人民抗日游击队扩编改称而来。该队以横跨潮阳、普宁、惠来三县的大南山为根据地,开展灵活机动的游击战,打击小股日、伪军,以求积小胜为大胜。随着韩江纵队的扩大和战斗频繁,部队的伤病员增多,特别是6月15日,游击队大队长王武在西陇战斗中弹负伤不治牺牲,部分伤员分散在乡村群众家里养伤疗治,韩江纵队司令员兼政委林美南深感建立韩纵后方医院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决定立即抽调有关人员,成立韩江纵队后方医院(以下简称“韩纵后方医院”)。


  流沙赵厝寮集中救治伤员


  韩纵后方医院于1945年7月初在流沙赵厝寮村成立,医院总负责人是何史,陈健生医师负责外科医疗工作,杨君勉负责行政事务,主要的医务护士人员是从部队中调来的女战士。根据林美南司令员的指示,将分散在各村100多个伤病员集中到赵厝寮村,加上调来照顾伤病员的工作人员就有200多人。难能可贵的是陈健生医生(流沙斗文村人)入伍从家中带来全套外科手术器械,包括消毒器具和重要外科药物,这在当时十分困难环境下是很难得的。


  伤病员集中赵厝寮之后,先把伤员和病号分别开来。伤员中将重伤员和轻伤员分别开来,病号将重病号和轻病号区别开来。为使刚建立起来的医院不要负过重的包袱,争取在最短时间内集中医疗力量和药物,在重点关照重伤员护理外,清理调治轻伤员和轻病号,经洗伤抹药诊断给药送回原中队安置,从人数来说这些占多数,其中不少仅擦伤或轻感冒的归队还可以照样行军参加战斗。对重病号或者说老病号,经诊断后送回原中队转地方隐蔽治疗。这两部分在三四天内就办妥送走了。剩下来的重伤员和部分由于前期护理失当,伤口受感染的同志,陈健生医生将他们集中起来,进行隔离治疗。


  陈健生医生每天上午从重伤号开始,逐个察看伤口的变化,然后用药水洗净伤口,塞进药浸纱或敷上药棉,用纱布包扎好,还不时鼓励伤员要安心养伤。对轻伤伤员,他就先交代卫生员给他们洗伤敷药,然后全面检查观察,指导卫生员应该注意的地方,借此培训卫生员。至于几个受细菌感染伤口糜烂发臭的伤员,经他精心治疗之后,很快就治好归队了。在短短的10天时间中,医院先后解决了占全部伤病号70%左右的人员,留医院继续治疗的只30余人,其中需要担架抬运的20人。


  恶劣条件下分设伤兵急救站


  8月初,国民党顽军开始抽调兵力向韩江纵队和新建立的流沙区抗日民主政府“进剿”,韩纵司令部为保护刚建立起来的医院和伤员的安全,命令医院立即撤离赵厝寮向大南山的白水磜村转移。白水磜村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红军医院的旧址,群众基础好。从此,韩纵后方医院在当地群众的帮助支持下,就在白水磜村驻扎安定下来。广大医务人员克服了环境恶劣、缺少药品器械等困难,想方设法治好了大批伤病员。当部队的作战范围扩大后,医院又在普宁泥沟乡和涂洋乡分设了伤兵急救站。泥沟乡急救站设在玉湖村承先堂和张达平家,负责人张达平,主治医师洪文鹏;涂洋乡急救站设在文祖公厅,主治医师方声权。急救站的设置,大大减少了重伤员因救治不及时而牺牲的情况。


  后方医院居进白水磜不久,接着韩纵又打了几仗。如多年山阻击战、西陇突围战和陇头攻坚战、跳坑伏击战等。医院增加了一批又一批轻重伤员。陈健生医生和卫生员杨珩等人热情细心医治伤员,使伤员很快恢复健康,逐个治好,逐个归队。在医疗条件极差的情况下,陈医生还先后为在跳坑战斗中负伤的郭迪坚指导员和两英战斗中负伤的游击队员顺利进行了截肢手术,保住两位同志的生命。


  5个月时间完成历史使命


  形势越来越紧张了,这时韩纵司令部移到白水磜休整。根据军事顾问谢育才的指点,在白水磜和望天石之间杂树丛生傍山涧坑流的隐蔽地方,搭起芒管草寮棚,安置重伤员。为防止敌人突击搜乡,把重伤员和轻伤员分开,轻伤员仍留村中抓紧治伤,尽快归队。剩下少数几个重伤员移到山沟里隐蔽地方保密治疗,作好长期隐蔽打算。


  1945年11月,后方医院轻重伤员治疗任务基本完成。根据司令部指示,医院负责人何史调东江纵队工作,其他医护人员和工作人员随部队转移隐蔽。至此,韩纵后方医院完成了她的历史使命,宣告停办。韩纵后方医院从成立到停办,虽然只有5个月时间,但她救死扶伤,抢救了一大批抗日游击队指战员的生命,为保持部队的战斗力,夺取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重大的贡献,在韩江纵队史上写下光辉的篇章。


  (编辑:悦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