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扫 一 扫
《使徒行者2》拷贝了港片经典创新却举步维艰
发布时间: 2019-08-09 来源: 新京报 作者:

  《使徒行者2》剧照,枪战背后是异域风情。

  「聚光灯」

  上个月,第八届香港主题电影展在北京举行,以“师徒传承。前辈后生”为主题,展映了《新独臂刀》《义胆群英》《龙虎风云》《沦落人》等多部佳作,也侧面地展现出香港电影的承袭变化。事实上,以“走精面”为地域文化特色的香港电影人,会不断地传承,将类型片“去到尽”,也试图努力融入新鲜元素。只是有时过于拘泥传统又会折射出局限性,正在上映中,票房即将突破2亿的警匪片《使徒行者2》便是这个问题的典型。

  “使徒行者”这个IP是2014年TVB制作的时装警匪剧,由林峯、苗侨伟、佘诗曼等主演,该剧聚焦于灰色地带下挣扎求生的警队卧底生活。尽管卧底题材不是香港影视剧的独创文化,但因为香港的独特历史文化背景,难免处于灰色地带。于是七十年代末以来,随着香港电影从片场式的邵氏电影逐渐过渡到新浪潮时,《边缘人》《龙虎风云》《无间道》系列等,将港式卧底片推上一个重要的亚类型片。而TVB则通过《学警狙击》系列、《使徒行者》系列、《潜行狙击》等,不仅将卧底这个元素不断发扬光大,更是结合时代、文化等挖掘其潜在的可能性,如苗侨伟、黄宗泽等主演的《飞虎之潜行极战》,便将常见的警匪题材拓展到谍战、特工等亚类型上。

  而电影版的《使徒行者2》,一方面传承了港式卧底片的“谁是卧底”的类型叙事元素,另一方面,也即影片的后半部分,则更像是欧美《谍影重重》系列、《碟中谍》系列式的特工片,谁是卧底让位于英雄人物如何在世界各地义无反顾地解除恐怖袭击危机。

  影片一开始就设置了一个“黑警名单泄露”的麦格芬(表示某人或物并不存在,但它却是故事发展的重要线索),资料显示多年来已经有多名从小被地下市场培养出来的精英人才潜入全球各地警方当黑警。而香港警方也救下了掌握部分名单的女记者,并说服她与警方合作,试图将幕后黑手一网打尽,于是先后在缅甸、西班牙街头展开了一场场你死我活的抢夺硬盘和女记者的战斗……

  这个“黑警名单”与《碟中谍》中的CIA各地探员名单,或者《007之天幕危机》中大boss握有的名单,有着异曲同工之处,再加上影片后半部分的重头戏是发生在西班牙的狂欢节街头小巷,明显可以看出主创借鉴《007之幽灵党》的开场墨西哥狂欢节段落,并折射出主创试图将“卧底”提升至“谍战”(对应片名的“谍影行动”)式动作片。应该说,影片的西班牙那段高潮戏,从广场的狙击、大街小巷的追车,再到废墟的打斗,在那些漫无目的狂奔的狂牛的衬托下,节奏明快而一气呵成,十分精彩,与前不久的《扫毒2》的地铁站追车戏一起,成为今年来港式动作片的高光时刻。

  影片当中还穿插了不少传承、致敬过往港式动作片的经典时刻。最为明显的是张彻、吴宇森。发生在西班牙的故事段落中,神秘组织的人员清一色地穿着黑衣黑裤,而张家辉饰演的警察,还有成千上万的街头群众,则是清一色的白衣白裤,致敬了当年张彻的那种美学;古天乐、张家辉在西班牙的广场上会面时,白鸽从古天乐的身后飞起,并持续了几秒,这点则是把吴宇森的特色发扬光大;而废墟时,张家辉与古天乐近身诉说兄弟情(“做兄弟”)时,遭遇了附近杀手的冷枪,便是再现了《英雄本色》片尾的经典一幕……

  可惜,影片的遗憾之处也就在于,剧情上停留于这种半世纪多来的港式兄弟情,使得前半部分设置的地下组织、神秘恐怖分子等,雷声大雨点小,暴露出局限性。对比风靡全球的《碟中谍》系列、《速度与激情》系列来说,《碟中谍6》的高潮时也穿插了男主人公当年的婚姻、爱情,但这系列是将这种情感分散于数集之中,最后的重逢也很节制;《速度与激情》系列的母题之一便是回家,几乎每一集都是将回家、家人作为推动剧情发展的主要元素之一,但也是作为推动力。而《使徒行者2》在一个半小时的有限时间里,不断刻画、渲染兄弟情,无形中压缩了影片的其他元素,也就使得原本是剧情重点之一的神秘组织、董先生等,都显得虎头蛇尾了。

  当然,在香港电影早已风光不再的当下,还是能看出《使徒行者2》的创作野心,也即在传统警匪卧底片的基础上,尽可能地接轨于“007”、“碟中谍”式的特工动作。不过,内地发展到今天,观众的视野和口味已然变化,这种换汤不换药的尝试也就显得羸弱。□阿木(影评人)


(编辑:孙儿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