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扫 一 扫
当时只道是寻常
发布时间: 2019-08-07 来源: 揭阳日报 作者: 薛小娜

  几乎是一气呵成读完经典暗恋著作《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看看窗外,暮色苍茫。合上书,一场独角戏便悄悄落幕,淡淡的忧伤像密密麻麻的网铺天盖地地笼罩下来。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是奥地利作家茨威格1922年发表的中篇小说,也是其代表作之一。小说以书信的形式讲述了一位女子在弥留之际,在她死去的孩子身旁,写下了一封凄婉的长信,向作家诉说了她潜隐一生的激情爱恋和情感痛苦。


  这是一段卑微的爱情,女主人公从她十三岁起就爱上了风流倜傥的男主人公,情窦初开的年纪,他像一抹光,照进她灰暗的生命,从此,生活有了期待。她欣喜,苦痛,卑微,百转千回。她卑微的去接近他,小心翼翼地守望,小心翼翼地窥探着他的世界,迷恋着他的一举一动,会因为一个相似的背影而驻足好久,会为着他不经意的一句话而雀跃,而失落。少女时期那种傻气的暗恋,这种感觉对每一个人来说都不会陌生,不停地幻想着一次次美丽的邂逅,可总是羞赧得不敢露面,在无尽的等待中,煎熬地度过每分每秒,却又享受着这份得来不易的孤独。


  如果等待有一种姿势,那么它该是怎样令人心动的一种?


  其实,她从十三岁就发现了他本质的秘密,他既是博览群书,治学严谨,颇有造诣的作家,同时也是一个到处留情,不负责任的风流才子。情窦初开的小姑娘畸形的爱日益疯长,占据了她整个灵魂。她明白他是个一往情深却爱不专一的人,只喜欢简单愉快地游戏人生,不愿去承担职责或牺牲什么,于是她便选择了一条最黑暗,最孤独,最决绝的方式去爱他。在门缝里看着他的房间,帮助老仆人收被子以混进他的房间,半夜坐在冰冷的台阶上等着他回家……她所做的一切除了她自己,再也无人知晓。她飞蛾扑火般爱着他,无法自拔。这样的爱,称之为病态也不为过,可是偏偏,又悄无声息,这是单恋的极致。


  一次次邂逅,再一次次被遗忘,心是怎样的痛?


  不期然,读完小说就想起了泰戈尔那首诗:“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用这首诗来形容茨威格《一封陌生女的来信》,实在是太合适不过了。这样深重,如同死亡一般令人绝望的爱慕。从十三岁到三十一岁,女人倾尽了一生所能拥有的激情与热望。而作家却始终不曾认出她——无论她是瑟缩的邻家女孩,是羞怯的美丽少女,还是酒吧里妖娆的妍媚女子。在于他,她深深的爱恋只是模糊破碎的片段,哪怕她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他捧着她轻若鸿毛却又重逾山峦的唯一一封来信心神俱震,他也没有想起她的样子。


  当爱成为信仰,那该演绎出怎样惊心动魄的故事?


  安徒生的童话也许是最好的注解:《海的女儿》中的小美人鱼为获得人类的生命和灵魂,获得王子的爱,她用美妙的声音换来了美丽的双脚,忍受住巨大的痛苦把鱼尾变成人腿,然而,英俊的王子却不知道美人鱼姑娘对他的爱,他竟爱上了一位美丽的公主。最后,因为不忍心杀自己喜欢的人,小美人鱼在清晨第一缕阳光升起的时候变成了泡沫,消失在海面。其实,她还有一种选择,就是杀死王子重新变成美人鱼,但是她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自己的精神的信仰,她宁可舍弃自己三百年的生命,宁可化为海中的泡沫,仍旧坚持追求自己的爱情。建立在深刻痛楚的炽热追求,往往才更显动人。安徒生笔下的美人鱼与茨威格笔下的少女有着奇妙的相似之处,明知道结局多半会万劫不复,可却“知其不可为而为之”,那是她的信念,她存在的价值,她无路可退。然而,以生命的名义做一个殉道者,又何尝不是对真爱的致敬呢!


  从某个角度来说,茨威格绝对是最懂女人的男人;作为小说来说,用“击节之作”来形容它毫不过分。表面上这是一封凄美的情书,实质上却是女主人公的心路历程和感情交织的一生。一个女人,在生命以最美绽放的十八年,去守候一份仅仅是她所珍惜的感情,在物欲横流、爱情堕落为商品的年代,很多人已把爱情视同儿戏,这位女子这种近乎信仰般的爱与执著,是何等令人感动!或许很多人都会认为这是飞蛾扑火,但是又有多少人愿意承认,这种痴狂正是我们骨子里对爱情所向往的高度?或许,我们与真正的爱情隔了一个陌生女人的距离。


  (编辑:陈悦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