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扫 一 扫
“大部分大棚都塌了”,湖北农业冻雨后迎大考
发布时间: 2024-02-09 来源: 南方周末 作者:


  2024年2月5日,襄阳市樊城区牛首镇坍塌的蔬菜大棚。(受访者供图/图)


  随着天气好转,湖北省内的交通开始恢复,滞留旅客们陆续抵达目的地。但对于在这场冻雨中受损的农户们来说,他们的灾后重建才刚刚展开。


  “就像放炮子一样”,2024年2月5日凌晨,武汉市蔡甸区某农产品配送经营部负责人吴向阳听到他的大棚正在坍塌,他用“家里放长鞭炮”来比喻坍塌声。


  一座大棚倒塌得很快,“就那么几秒钟”。可那天夜里,吴向阳听到坍塌声足足持续了半个小时。白天呈现在他眼前的景象是,钢管从两边折断,大棚中间塌陷……


  实际上,为了应对此次大范围持续雨雪冰冻天气,农业农村部在1月29日下发紧急通知,要求保障农业生产安全。各级农业农村部门也下发技术指导意见,深入一线指导。


  固棚、烧炭升温、割膜保棚……农户们也都做了能做的一切。但连续数日的冻雨和大雪依然超出他们的预料,这些用尽全力的准备似乎都显得“微不足道”。


  “重点是大棚受灾”


  “全都塌了,一个不留。”吴向阳叹息道,他在此次冻雨天气中的损失约为700万。他从2013年步入这一行,有450个蔬菜大棚,面积相当于300亩农田,主要种植大白菜、毛白菜等叶类蔬菜。


  “整个蔡甸区的大棚基本上全倒了。”吴向阳无奈地说道。


  武汉市东西湖区东山农场葡萄种植户殷浩也有同样的遭遇。他从2014年开始种植葡萄,在一百多亩的农田里拥有73个大棚,品种包括夏黑、阳光玫瑰和乒乓葡萄。


  殷浩称冻雨造成的损害是“毁灭性的”,“发了三四片芽的葡萄藤被棚塌压垮,完全没救了”。他种植的葡萄95%以上是早熟品种,冻雨来临前已经发芽。


  实际上,“情况很普遍,大部分都塌了”,武汉市农业农村局一名干部在2月3日至5日巡查农场受灾情况时发现,黄陂区的某个1400亩农场里仅有一个大棚未垮塌,“农户已经预先在大棚中间加固,还将棚膜割开”,但依然无法力挽狂澜。


  受影响的不只武汉。湖北省荆州农业科学院高级农艺师梁红艳在近几日走访过程中发现,荆州的简易蔬菜大棚垮塌率超过95%,“比2018年下大雪时更严重”。她指出,厚冰层上的积雪硬度很高,不利于人工除雪,更重要的是,相同体积下,冰层重量远远高于积雪,大棚承压过高,直接垮塌。


  冻雨“拧在一起”,吴向阳将其形容为“像一个钢板附在大棚顶上”。他观察到,冻雨落下后直接结成冰块,再接着下暴雪,形成冰雪混合物,在大棚表面层层累积,要比北方粉状雪的重量更重。


  吴向阳在2月6日看到,大棚顶部积存冰雪的厚度基本都超过20厘米,而他的大棚所能承受的极限仅为10厘米积冰。他估算,1平方大棚承重有100斤,而他的每个大棚约为400平方,也就是说,一个大棚的承重竟然高达4万斤。


  2月5日,湖北省农业科学院研究员汪华带领团队赶赴襄阳市樊城区牛首镇黄丰村查看小麦苗情,指导防灾减灾工作。他指出,襄阳“重点是大棚受灾,以及果树上有少数冻害”。


  连续数日的低温雨雪天气本就容易对植物造成冻害。梁红艳介绍,蔬菜可以短时间内在低于临界温度的环境中生存,但连续几天,叶面一直被冰块包裹,“它们就冻得像开水烫过一样”。


  2月5日,梁红艳去到小区旁的菜市场,她看到白萝卜的下半截冻得已经半透明,“就像北方的冻梨”。


  此外,极端天气也为采收和运输带来困难。梁红艳所认识的大棚种植户和蔬菜贩子原本商量好2月4日调货,结果大棚在2月3日晚上全部垮塌,“进入采收期的蔬菜全在其中”。


  梁红艳说,设施农业一旦受损,农户们往往几年都翻不了身。


  “划破棚膜,冰也掉不下来”


  为了应对此次大范围持续雨雪冰冻天气,农业农村部在1月29日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各级农业农村部门强化风险意识和底线思维,努力把灾害损失降到最低,保障农业生产安全和蔬菜等“菜篮子”产品稳定供应。


  武汉市农业农村局一名工作人员介绍,这次预报很早,从中央到省里都开过会议,“天天晚上开会”,主要是抗灾方面的技术指导。


  从2024年1月31日起,湖北省农业科学院针对蔬菜、油菜、小麦、家禽等不同养殖产业,连续发布11条应对低温冻害天气的指导措施。汪华说,“在大雪来临之前开始准备,提前的预防措施比期中的督导来得更实在”。据他了解,他们所“副研究员以上的基本上都往下面跑过一次”。另据武汉市农业农村局的工作人员介绍,在大棚顶部冻住后,他们还曾教农户用无人机撒融雪剂。


  接到天气预警后,农户们自己也有所准备。


  最常见的方式是固棚。2月2日,吴向阳从手机上看到雨雪冰冻天气预警后,就陆续在棚内增加立柱。他采用直径32毫米的立柱,也就是俗称的“三二管”,“开始间隔八米加一根,后来哪里觉得不行就加哪里”。但开始操作时,吴向阳发现面积太大,压根加不过来。


  雨雪来临时,他们只能人工除冰雪。2月2日晚上,冻雨来临,经过两天雨雪,棚顶的冰雪累积得越来越厚,他和工人们在4日早上开始除雪。


  但除冰雪速度远远赶不上降水速度。“我们白天除冰,但冻雨天气集中在晚上12点到凌晨4点,刚除完冰,新一波冰雪又来。”虽然他们的除雪队伍有十二三人,但还是根本来不及。


  殷浩也发现人工除冰效率很低,“大棚三米多高,边缘勉强可以除雪,但中间够不到”。


  此外,他们还担忧人工除雪会造成人员伤亡。吴向阳说,2018年武汉大雪时,“工人除雪,大棚垮塌直接将人砸死”。


  鉴于此,殷浩选择棚内加温除雪。武汉市农业农村局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他就在朋友圈看到不少农户选择在棚内烧炭升温。


  然而,“这么大的雪和冻雨,那点温度压根没用”,吴向阳觉得,想要实现加温除雪,可能得用汽油点很大的火。


  汪华介绍,大棚顶部有层膜,底部是钢构,“如果钢构垮塌,损失就很大”。为了保护钢构,他们也会建议农户割掉棚膜,“割破后积雪可以滑落,降低钢构承压”。


  殷浩也尝试过划破半亩地棚膜,但令他沮丧的是,“冻雨落在棚上形成的冰层是一大块一大块,划破膜,冰也掉不下来”。


  截至2月4日下午,吴向阳10%的大棚已经倒塌。那时,他还未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冻雨从2月4日晚上9点左右开始越下越大,他的大棚在2月5日凌晨1点发生大规模倒塌。等他早晨起床查看,“所有大棚已经全部坍塌”。


  这也就意味着,他的大棚加固举措也已失效。


  梁红艳在荆州也看到,有农户在大棚内用水泥柱进行加固,“水泥柱现在还立着,但棚膜和钢管全部倒塌破损”。


  让吴向阳倍感无奈的是,他们一家就住在大棚旁边,但是几天来“什么都做不了”。这次大范围持续性的雨雪冰冻天气完全超出他和家人的预料,“我长这么大都没遇到过”。


  2月7日,他去了武汉市汉南区的蔬菜大棚,“倒得比我还多。一千多亩地,还不是一个不留”。


  “设施农业应对风险的能力还比较有限。”梁红艳指出,不管是雪灾冰灾,还是洪水,每次出现天气预警,他们都会提前通过电视台录节目、接受采访等方式科普指导意见、技术措施。“其实农户也懂这些,但关键是没有能力一下子完成,特别是蔬菜这样的高耗人工行业。”


  梁红艳解释说,像水稻从播种到收割可以全方位机械化,但蔬菜产业农机融合程度并不高,种类太多,管理过程复杂,要依靠人工来完成。这也就导致,“一旦风险来临,靠双手永远抢不过天气和外部环境的变化”。

  2024年2月5日,汪华一行人在湖北襄阳市樊城区牛首镇麦地考察麦苗。(受访者供图/图)


  灾后如何重建


  截至2月5日,武汉市已出动68个工作组,2100余名种植、水产、畜牧、农机等专业技术人员深入生产一线,实地查看灾情,指导防灾减灾。


  吴向阳表示,对于后续重建,只能等冰雪融化后人工清理。“农作物就算了,只要能出资把大棚重新建起来,就知足了”,他记得2018年雪灾投保的农户一亩地获得1.5万元补贴,能够覆盖建造新棚的成本。


  他的300亩农场中能够修复的大棚钢管数量占比为30%,预计需要投入20名工人花费三四个月来修复。


  但殷浩认为,灾后重建比当初建园的难度更大。“建园时棚内仅需清除杂草,现在灾后留下的水泥柱和钢架都需要清掉。即使能够留下10%的葡萄树,我也不可能为此重新在原地修复,代价太大。”


  由于经历过2018年的雪灾,武汉当地的很多农户都购买了保险,但仍有部分农户没有买保险,后者相对更加忧心忡忡。荆州市公安县的一名大棚种植户刘博有275个简易大棚,目前只剩下七八个没塌,由于未买保险,需要自行承担一千多万元的损失。


  灾后重建对他而言也遥遥无期,“在倒塌的每个棚内,还有近万斤的碎冰”。他们目前只能等待,等待天气转好,冰块自行消融。


  南方周末记者以农户身份前往武汉市农业农村局,询问如何补偿农户损失的问题。对此,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表示,农户买了保险就找保险公司赔付;对于没买保险的农户,他们正在帮这部分人争取救济金。武汉市农业农村局要求及时做好和农业政策性承保单位的衔接和工作提示,确保农民受灾后及时开展现场查勘、定损和理赔工作。


  目前,武汉市农业农村局已经催促部分保险公司开始预赔付。2月6日,武汉首笔雨雪冰冻灾害农业赔付已到位。在湖北银保监局黄陂监管组的陪同下,武汉精耕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收到人保财险黄陂支公司的预付赔款24.5万元。


  “此次冻雨对小麦、油菜的影响相对较小。”汪华指出,但对于种植小麦、油菜的农户而言,接下来还有一关。


  他提醒,田间冰雪积存还很厚,而温度很快要升到13度,升温融化后,容易大量积水,特别是沟边上的、非标准农田旁边的松软土块,“冻住后突然解冻,水一冲,容易造成田间积水”。


  “积水对小麦和油菜类的,特别是土壤的根部病害影响较大。”因此,他建议农民尽快开始排水。不同于大棚蔬菜的受灾,次生灾害对于小麦、油菜种植的影响更为致命,“成为粮食增产的障碍”。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大棚质量。刘博在另一个种植基地里还有四十多个符合国家行业标准的大棚,“一个没塌”。但他表示,(简易大棚和标准大棚)二者成本相差十倍,而“农民没有那么多钱投”。


  梁红艳认为,有必要提高南方简易大棚的建设规格,提高钢管的厚度与搭设密度。她举例说,当前简易大棚的钢管厚度大约为1.2㎜,如果提升到1.5mm,就可提升大棚的承重能力。


  她指出,灾害天气是偶然性的,可以采用无人机除雪等科技手段提高大棚应对灾害天气的能力。据她了解,未买保险的农户多是出于成本顾虑,因此,她建议国家可降低设施农业的投保门槛,以鼓励更多农户投保。


  梁红艳还表示,临近年关,大棚垮塌对于保供也有不利影响。“本地蔬菜的供应会受到影响,受冻之后蔬菜品质可能有所降低,价格也会有轻微波动。”但她表示,在强大的物流支持下,福建云南的蔬菜依然可以运过来,“保障基本民生应该不成问题”。(应受访者要求,吴向阳、殷浩、刘博为化名)


  南方周末记者 魏翠翠 南方周末实习生 林书棋 许语芹 陈阳 陈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