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扫 一 扫
爱情剧《我的巴比伦恋人》成口碑黑马 披着玛丽苏外衣的成长故事
发布时间: 2021-10-13 来源: 羊城晚报 作者:

  女主人公陈美如12岁时在日记里写言情小说,幻想与骁勇善战、英俊无比的古巴比伦王子“慕容杰伦”展开一场旷世绝恋。在她24岁的时候,这位王子竟然真的出现在她的眼前……

  如此玛丽苏的设定和并不出众的剧名,让《我的巴比伦恋人》被误解为又一部流水线甜宠剧。但抱着低预期点进去的观众,却大多意外收获“真香”。这部披着甜宠外衣的剧集,实际上讲述了一个女性与自我和解、达成成长的暖心故事。

  在刚刚过去的国庆长假,《我的巴比伦恋人》成为口碑黑马,热度逐步攀升。近日,该剧制片人朱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的专访,她表示:“我相信互相尊重、独立自我等价值观会成为国产影视作品的主流价值。”

  出圈:中二情节制造错位喜感

  “日记成真”是《我的巴比伦恋人》最核心的设定,也是大部分观众的共鸣点。朱墨透露,《我的巴比伦恋人》是原创剧本,前期筹备工作长达两年,“日记成真”的设定是主创团队通过一次次会议碰撞出来的。《我的巴比伦恋人》的“1.0版本”接近于《神笔马良》的故事。朱墨说:“某次编剧会议上,联合编剧宋克敏首先提出了‘画上的人物成真了’的构想,但一幅画只能提供形象和场景,信息量太少了,无法支撑一部剧集。经过多次讨论后,我们想到了日记。”

  12岁的陈美如,在日记里为自己写了一个“只为爱我而生”的古巴比伦王子慕容杰伦,为闺蜜姜惠真安排了一个富可敌国的骁勇侍卫欧阳文山;她还不忘为这个故事设计一名标准的女配角——痴爱着慕容杰伦的公主九天龙女,然而慕容杰伦眼里却只有陈美如……日记的稚气和矫情极好地还原出青春期少女的懵懂心思,而《我的巴比伦恋人》的团队也以女性为主,前期筹备阶段只有出品方工夫影业的创始人陈国富和导演周楠是男性。

  在朱墨看来,“少女心”不分男女:“谁没有冒粉红泡泡的时刻呢?我们聊剧本的时候,周楠也非常兴奋,提供了很多有趣的点子。比如剧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共赴巫山’梗就是周楠想出来的。”小陈美如在日记里写“情到浓时,共赴巫山”,于是,24岁的她对慕容杰伦一旦动情,两人便会瞬间移动到巫山山顶。

  最早让《我的巴比伦恋人》出圈的,正是类似“共赴巫山”这样的中二喜剧梗。日记中的完美“霸总”不仅出现在现实里,而且追着你大声朗诵羞耻台词——这一切都制造出一种错位的喜感,让观众一边尴尬到脚趾抠地、一边拍着大腿哈哈大笑。比如在充满烟火气的居民小区里,美艳绝伦的九天龙女对慕容王子大喊:“你可以选择爱我或不爱我,我却只能选择爱你或更爱你!”而慕容王子头也不回,丢下一句:“有些爱的歌,你只能静静地听;有些爱的人,你最好远远地看!”便追着陈美如而去。

  朱墨坦言:“我们在创作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难点在于故事的起点相对轻巧——12岁小女孩的幻想成真,首先带来的就是荒诞和幽默。但光靠这些是无法支撑24集体量的。这时候多亏陈国富导演带着我们一起往前走,他一直反复提醒‘故事要紧紧围绕日记来展开’。”剧中加入古巴比伦王国的奇幻线,最终写出了一个逻辑自洽的故事,观众对慕容杰伦、欧阳文山、九天龙女三人的身份之谜也讨论得热火朝天,颇有去年追看《想见你》的架势。

  初心:要珍惜年少时的梦想

  《我的巴比伦恋人》满足了大家对爱情的想象,但并非玛丽苏题材的老调重弹。朱墨说:“团队有个共识,就是要拍一部真诚、有喜剧特质的爱情剧,而爱情必须以尊重为前提。”剧中设置了陈美如与慕容杰伦、姜惠真与欧阳文山、段水流与九天龙女三条主要的感情线,“为女性观众提供三种情感模式、三种男友类型”。随着甜宠剧的泛滥,观众辨别“工业糖精”的能力越来越强,要让他们心服口服地“嗑糖”也越来越难,但剧中三对主要CP基本都得到了观众的认可。

  朱墨说:“CP感是我们一直都极为重视的,是创作过程中必须完成的任务之一。目前大家觉得三对CP都挺可爱,首先是因为我们的选角工作启动得很早,慕容杰伦、九天龙女、欧阳文山这‘古代三人组’完全是根据凤小岳、许玮甯、王瑞昌三个演员量身定做的,之后再根据他们来敲定‘现代三人组’的角色特点和演员人选。其次,我们不仅是创作者,也是女性观众,所以我们会从观众的角度来看这部剧,对很多细节进行讨论。我们要先享受这部剧,才能做到感动观众。”

  《我的巴比伦恋人》也可以看成是一部“成长日记”。小时候,陈美如的日记被二舅妈兼班主任公开批评,她因此落下心理阴影;但她最终在24岁时与自己达成和解。朱墨说:“我们的项目一直把重点放在‘12岁女孩的幻想成真’,孩子的幻想其实是很珍贵的。人逐渐长大、遇到现实的压力,可能就会逐渐忘记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希望我们都能记得年少时的梦,记得怎样爱自己、为自己而活。”

  在《我的巴比伦恋人》里,“尊重”和“自我意识”是每一个人物和每一段爱情关系的重点,被不少观众评价为“三观正”。朱墨相信,互相尊重和独立自我会成为爱情题材作品的主流价值观,“这两年有《三十而已》《我的姐姐》等作品,虽然故事不一样, 但都传递出了互相尊重、独立自我等价值观。我相信这会成为主流,创作者和观众都在进行代际更替”。

  制作:高质量高投入横跨三国取景

  跟其他类型的剧集相比,甜宠剧最容易“以小博大”,观众最关心的是CP够不够甜,“穷”甚至可以是一部剧的卖点。《我的巴比伦恋人》刚播出时,不少观众想当然地认为这又是一部低成本甜宠剧——第一集一开头就是古巴比伦场景,当凤小岳饰演的混血王子说起阿卡德语(古巴比伦语言)时,甚至有弹幕飘过:“演员们都是乱说的吧?”

  但实际上,剧中演员说的是货真价实的阿卡德语,团队找来北京大学亚述学专业的老师进行指导,演员提前40天进组学习阿卡德语和古巴比伦礼仪。此外,这部剧的美术团队在前期做了大量的实地勘景、资料搜集、历史考证等工作,取景地横跨中国、摩洛哥和法国三地。

  朱墨对《我的巴比伦恋人》的定位是“高质量的奇幻爱情剧”:“我个人很喜欢韩剧《鬼怪》,从剧本到制作,质量都非常高。我从来都没把《我的巴比伦恋人》定位成低成本剧。从剧本开发开始,我就非常确定必须要有足够的预算,这不仅是必要的,而且就是我的目标。2018年开机的时候,整个影视市场很火热,流行请流量演员,但我从开始就非常确定不找流量,而是要找贴合角色的,我们的预算要花在制作上。”

  2018年年初,朱墨先垫付了几十万元供美术组开展工作,“我们这个项目当时还没跟视频平台达成协议,但公司有自己的流程,我不好申请预算,所以自己先垫付。其实我当时也不是百分百肯定这部剧能多么成功,但如果我不这么做,项目就会卡在那儿”。

  《我的巴比伦恋人》的团队很年轻,却在陈国富的支持下把这个大体量的项目扛了下来。朱墨表示,陈国富一直为这部剧保驾护航:“我们每一次重要的剧本会,他都会参与。在120多天的拍摄过程中,他每天都会检查OK条(电影拍摄中满意的片段),针对素材本身提出意见;每个月会去剧组探一次班,这对我们的年轻主创而言是非常珍贵的。”

  对于观众最初的误解,朱墨坦言也在她的意料之中:“在正式播出前我们做了观众调研,大致符合我们的预期。大家首先被中二喜剧的部分吸引,后来逐渐看到我们花的钱、用的心,这很好。我们必须把评价的自由给到观众。”

  《我的巴比伦恋人》成为今年下半年的“黑马”,朱墨说:“希望这部剧能让观众和同行有点信心,国产的爱情剧也值得花时间和心血,也可以走出一条路。”


(编辑:孙儿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