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扫 一 扫
中国田径:以最好状态迎接奥运
发布时间: 2021-06-21 来源: 人民日报 作者:

  以最好状态迎接奥运

  核心阅读

  6月29日是东京奥运会的达标截止日,各项目资格赛将全部结束。中国田径队的奥运参赛大名单目前已基本确定,只待月底正式公布。奥运阵容怎样确定?中国选手状态如何?当前备战重点何在?本报记者带着这些问题,探访全国田径冠军赛暨东京奥运会选拔赛,带来中国田径奥运备战的整体情况。

  6月29日是东京奥运会的达标截止日,各项目资格赛将全部结束。中国田径队的奥运参赛大名单目前已基本确定,只待月底正式公布。

  在日前结束的全国田径冠军赛暨东京奥运会选拔赛上,中国选手整体呈现良好的竞技状态。在距离东京奥运会开幕仅有月余的关头,田径健儿还要抓住最后的备战时间进行调整,以最好的状态,迎接7月23日奥运会到来。

  奥运参赛资格,视成绩达标或世界积分排名定

  6月13日,全国冠军赛暨奥运选拔赛在浙江绍兴上虞体育场落幕。当晚,在女子3000米障碍比赛中,“许双双加油!”的呐喊助威响彻赛场。许双双在进入最后一个直道时,已经甩开同场竞技的其他选手,身前只有一个“看不见的对手”有待超越:在9分30秒的东京奥运会成绩标准前冲过终点,以赢得一张宝贵的奥运会入场券。

  与以往历届相比,东京奥运会田径项目的成绩标准堪称最高。也是从本届奥运会开始,世界田联修改了奥运会资格的分配方式,从以前的单纯凭借成绩达标改为成绩达标或世界积分排名获取。这也给了日常成绩优秀但尚未达标的选手一个冲击奥运资格的机会。本次选拔赛,就给许双双、王嘉男、王春雨等选手“压哨”晋级的机会。

  在一些优势项目上,由于多名选手成绩达标,中国队迎来了“幸福的烦恼”。男子跳远比赛,2015年北京世锦赛季军王嘉男便和黄常洲、高兴龙一起,力压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银牌得主张耀广入围奥运阵容。“毕竟是奥运会选拔赛,比赛开始后真的很紧张”,王嘉男赛后说,“之前因为刚刚伤愈,训练时需要控制强度,现在拿到资格之后,最后阶段的训练可以做得更好一些。”与男子跳远项目类似,女子铅球、女子标枪等项目也经历了“做减法”才最终确定阵容。

  在12日晚进行的女子800米项目中,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女子800米冠军王春雨以1分59秒42的成绩夺得冠军,比奥运标准快了0.08秒,从而直接获得了东京奥运会的入场券。“这次达标是对自己最低的要求,计划是跑进1分58秒以内,现在看训练中还存在一定的欠缺。”王春雨赛后说。

  13日晚,赛场雨势渐大,受到影响,许双双最终的冲线成绩是9分30秒39.0.39秒的差距,使得她无缘通过成绩达标的方式直接获得东京奥运会的参赛席位,也引来现场一阵叹息声。不过,凭借着本场比赛的成绩以及2019年多哈亚锦赛的亚军,许双双的世界排名积分在该项目中名列前茅,凭借世界排名晋级奥运会基本已成定局。

  选手佳绩频传,3天比赛不乏世界级表演

  本次比赛有着全国冠军赛和奥运选拔赛的“双重身份”,参赛阵容几乎囊括了中国田径各项目的顶尖高手。对于已经锁定参赛席位的选手,本次比赛也是检验训练水平、调整状态的重要机会。因此,在3天的比赛里,不乏世界级表演。

  6月11日晚,男子100米“飞人大战”决赛如约而至。亚洲纪录保持者、名将苏炳添以9秒98的优异成绩夺得冠军,这也是他个人本赛季第二次、职业生涯第七次跑进10秒大关。东京奥运会开幕在即,苏炳添向着自己“10次破10秒”的目标又迈进了一步。“身体状态上还有待提高”,苏炳添赛后说,自己在奥运会上仍有进步空间。

  13日晚,两届世锦赛女子铅球金牌得主巩立姣投出近两个赛季的世界最好成绩20米31,为本届比赛画上了圆满的句号。“我本来预期20米10左右,投出20米31还是有点意外的。”巩立姣说,“20米对女子铅球运动员来说是个坎儿,谁先迈过去,谁就更有信心一些。”

  本次参赛的年轻运动员也并不满足于“陪跑”角色。在男子跳高比赛中,年仅18岁的武国彪以2米20的成绩夺得冠军。这名小将本赛季进步显著,将个人最好成绩提升了22厘米之多。“从我小时候看着他们跳,到现在和他们一起跳,很感慨。”武国彪谈到同场竞技的选手时说,“我的成绩很幸运,和前辈比赛很刺激,也激励着我。”

  23岁的吴艳妮以12秒98的成绩夺得了女子100米栏的冠军,同时将自己的个人最佳成绩提升了约0.1秒。“我还要一步步将训练做扎实,明年争取跑进12秒80之内”,吴艳妮说,“起跑一直是我的劣势,这个短板一定要补上。”

  训练不容放松,奥运梦想激励选手抓好关键期

  5年前的里约奥运会上,中国队在田径项目中收获了2金2银2铜共6枚奖牌,在奖牌榜上仅次于田径传统强队美国队、肯尼亚队和牙买加队,高居第四位。在即将到来的东京奥运会赛场上,田径健儿想要延续辉煌,最后阶段的备战训练仍不容松懈。

  “6月底还有一场在重庆举行的全国锦标赛,7月初还有在杭州举行的亚运会测试赛,我还可以通过这两场比赛寻找状态。”男子110米栏名将谢文骏目前遭受伤病困扰,预计将在一两周内伤愈,因此需要抓紧一切时间让训练重回正轨。

  抓住最后的备战时间“查漏补缺”,是众多选手迎接奥运“大考”的“必修课”。“田径是一项‘诚实’的运动,在训练中如果只达到7米多的水平,是不可能在比赛中跳出8米多的。”2016年波特兰室内田径世锦赛男子跳远铜牌得主黄常洲说,他在本次选拔赛中以8米19的成绩夺得冠军,但仍不敢有半点懈怠,“在备战的最后阶段,我的训练应该提升到更大的强度,争取以更好的水平与状态征战奥运会。”

  尽管已是两届世锦赛金牌得主,但巩立姣仍旧对里约奥运会上的失利耿耿于怀。5年之前,作为夺冠大热门的她发挥失常,未能站上领奖台。32岁的她期待能够在奥运舞台上为中国铅球实现金牌“零的突破”。“没有什么比梦想更值得坚持”,巩立姣说,而奥运金牌则是她始终未曾放弃的梦想。

  本报记者 刘硕阳


(编辑:孙儿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