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扫 一 扫
黎耀祥的下一个十年:还想再演普通人
发布时间: 2020-07-13 来源: 羊城晚报 作者:

  《杀手》中的过气杀手阎武

  《巾帼枭雄》中的柴九

  《西游记》中的猪八戒

  金庸剧中的周伯通

  黎耀祥搭档陈豪演《杀手》

  续约回归之后,黎耀祥在TVB播出的第一部剧是《杀手》。“60后”黎耀祥在剧中挑战大量打戏,还意外与“老朋友”重逢——练出了据说已经三十多年没见的六块腹肌。

  擅长演绎小人物的他,这次饰演的是曾经风光、如今落魄的过气杀手阎武,并让这个脱离普通生活的角色变得接地气:他举止粗鲁、见钱眼开,每天浑浑噩噩;唯有面对女儿阎素之和红颜知己Lulu时,才展现出柔情的一面。

  距离《巾帼枭雄》播出已经有11年。在人生的又一个十年,黎耀祥一边求稳——继续留在老东家TVB,一边求变——他希望能够找到新的演绎表达。接下来,他还有什么目标?最近,黎耀祥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从文员到最佳男主角,走红十年仍然焦虑

  年轻时,黎耀祥是TVB节目编排组的一名普通文员。他读书时参加过学校的戏剧演出,却从未想过当演员。他坦言:“我是一个非常害羞的人,没怎么接触过表演,但一直对演戏有兴趣。”终于有一天,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报名参加了“小太阳文娱中心”演艺训练课程,并在那里遇到了一生的伯乐、监制李添胜。李添胜推荐他加入无线电视艺员训练班第1期艺员进修班,由此开启了黎耀祥的演员之路。

  二十多年后,李添胜开拍《巾帼枭雄》,找来黎耀祥饰演性格复杂的小人物柴九。默默耕耘的金牌绿叶一跃成为万众瞩目的最佳男主角,埋藏多年的金子终于大放光芒。有的人走红是昙花一现,而黎耀祥不同。柴九之后,他的经典角色陆续有来:刘醒(《义海豪情》)、李莲英(《大太监》)、李肃恭(《公公出宫》)……他也成为继罗嘉良之后,TVB又一个手握三座万千星辉颁奖礼最佳男主角奖座的演员。

  某种程度上来说,黎耀祥的确是“戏痴”。当年不做文员而去报考演艺训练班,其中一个原因是“我一直喜欢活在虚拟的世界里”。他对演戏有着自己的想法:“演员的意念很重要,你要靠念力去投入角色、投入另一个时空。”所以他很享受演古装戏:“古装戏的发挥空间比较大,我也觉得自己掌握古装剧的能力比较好。而且我本身也是一个很‘古代’的人,喜欢看诗词。”

  许多观众看来,黎耀祥在港剧界的地位牢不可破,但他却称:“我觉得已经跌下来了。”这两年,TVB新一代小生如王浩信、袁伟豪等崛起,而黎耀祥明显减产,“每个人去到高峰都会有下来的时候,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他坦言,艺人往往会当局者迷:“我走自己的路,观众怎么看,我并不清楚。(在巅峰上)这段时间有多长、(跌下来后)我能不能接受,其实我很难有答案。所以我干脆不纠缠这些问题。”但焦虑仍然常伴:“焦虑从来都来自于对自己的要求,现在我仍然会觉得自己有很多地方没做好。大家夸我实力派,其实是褒奖我。演戏没有十全十美的答案,不同阶段会有不同的想法。所以对我来说,焦虑没有停止过。”

  享受TVB工作模式,暂无更多内地工作计划

  黎耀祥年轻时曾经离开过TVB一次。1998年演完两部《西游记》后,大家都记住了他扮演的猪八戒,但这个角色并没能给他带来实质性的事业飞跃。他选择离开TVB,一头闯进当时并不景气的电影业。如今再看,他出来的时机不对,后来连工作机会都越来越少,甚至有过一个月只开工一天的日子。

  2002年,黎耀祥回归到TVB这个高速运转的电视工厂。一方面原因是养家糊口的压力,另一方面是因为他不太适应电影圈的工作模式。黎耀祥信奉熟能生巧:“演多了就自然会掌握技巧、自然能分辨好坏,演得越多越纯熟。如果演完一次之后要一年后才有机会演,哪怕你吸收了很多经验也没什么用,因为你没了实操的机会。”

  回归TVB ,黎耀祥又过上了一年拍四五部剧的生活。有人会被高强度的工作磨蚀热情,但黎耀祥不会:“我年轻时工作量很大,有时候几天不休息、或者只睡一两个小时。我相信人可以战胜一切困难,在恶劣的环境下长时间工作,反而能提升我的斗志。”

  走红十年后,黎耀祥又一次动了离开的心,这次不是因为郁郁不得志,而是因为瓶颈期。2018年传出黎耀祥不续约TVB的消息。他在内地拍了古装剧《凤弈》,为年轻内地演员做绿叶。他说想要和不一样的团队与合作,让自己有所突破。在接受港媒采访时,他更是摆低姿态:“内地的市场无限。我们所谓的‘进军’只是口号而已,其实是‘蹭车’去看看别人为什么成功。”

  《凤弈》的口碑不算成功,但黎耀祥的确通过这次体验拓宽了眼界。他很明白香港演员的优势:“香港演员大部分是电视台出身,我们都很习惯快节奏的模式,每个人应变能力都很强。”他坦言,目前在内地没有进一步的工作计划:“因为疫情的关系,很多原定的工作都取消了,这些随缘吧。”

  爱看《安家》《庆余年》,

  对TVB的进步有信心

  黎耀祥最终还是决定留在TVB,但改签自由度更大的部头约。如今再次谈及“瓶颈期”,黎耀祥这么说:“当然希望通过跟不同的团队合作,获得更多的体验,同时也需要更主动地去学习、进修。现在是两个方面都在进行:TVB多了很多新监制,他们的一些新桥段、新题材,对我来说都很有吸引力;另一方面,我也会多看不同类型的剧,希望在表演上突破自己。”

  十年前,黎耀祥出了一本书《戏剧浮生:黎耀祥论演技与人生》,专门论述他对演技的理解。书中,从《蝙蝠侠:黑暗骑士》的希斯。莱杰、高仓健的《千里走单骑》、周迅的《画皮》再到好友刘青云的《神探》,黎耀祥一一琢磨、细细分析。他现在也保持着观看其他影视作品的习惯,紧跟着热点:“我很喜欢《想见你》;日剧也有看,比如木村拓哉前阵子的新剧《摘星厨神》(内地译名《东京大饭店》);《安家》《庆余年》我也觉得很有创意,而且演员的演出方法不一样。”

  到了现在,黎耀祥最想演的还是“普通人”:“一个普通人的普通生活才是最值得探讨的,也是最难写的。所以我很希望可以遇到一个角色,是一个很真实的人,可以从中看到人性。”

  留在TVB,能满足黎耀祥的愿望吗?“我觉得迟早都可以。《杀手》这部剧其实已经很接近我的想法了。”黎耀祥说,“阎武这个角色,除了杀手这个身份比较虚幻之外,整个生命都是很写实的:少年得志、口无遮拦,从高处跌下,变成一个每顿饭都要想着从哪赚钱的人;没钱,又想要照顾女儿,有一个同样在社会底层打滚的红颜知己。我觉得这个角色体现了社会上很多难题和困境。”

  2009年播出的《巾帼枭雄》中,柴九一句“人生有多少个十年”成为当年的流行语。这个角色与黎耀祥本人奋斗多年、终于扬眉吐气的经历形成共鸣,成为他人生的绝佳注脚。下一个十年,黎耀祥的目标是什么?他表示:“我希望突破自己。演员真的要不停思考和进步,时代的巨轮是不会停下来等你的。不同时代的演员会有不同的想法、不同的戏剧技巧。所以接下来我希望可以找到另一种演绎表达,变成一个全新的黎耀祥。”

  黎耀祥

  「快问快答」

  羊城晚报:据说你为了拍《杀手》而练出了六块腹肌,可以详细说说这个过程吗?

  黎耀祥:大概练了一两个月。其实监制没有硬性要求我练出明显的肌肉线条,也没说一定要脱衣服。阎武这个角色一开始是个中年发福的潦倒杀手,但根据剧情,他后来要变成一个很fit的状态,去迎接最后一项艰巨任务。所以我干脆给自己设定了一个目标,在家里开始节食、健身,一个多月就练出效果了。剧中我有20集都是发福中年阿叔的形象,所以前面的戏我都是戴着假肚子拍的,不然看起来太瘦了。

  羊城晚报:你在八月即将进组拍新剧,演一个拳击手。为什么到了50多岁这个年纪突然接了两部动作戏?

  黎耀祥:我年轻时也拍过动作戏。以前大多在古装剧里打,比如我演过周伯通(黎耀祥曾在上世纪90年代出演多部金庸剧,四度扮演周伯通),还演了《西游记》里的猪八戒,拿着九齿钉耙打妖精,很能打的!不过《杀手》不一样,这是个时装剧。到了这个年纪,我拍的文戏比较多,观众突然发现黎耀祥也能拍动作戏,会有新的观感。每种戏路对我都是一种挑战,我什么都愿意去尝试。

  羊城晚报:你在2018年首次参演内地的古装剧《凤弈》。很多观众都认为香港演员在内地剧里容易“水土不服”,你怎么看这个现象?你认为香港演员在内地的优势是什么?

  黎耀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成长背景,内地演员和香港演员有不同的味道。需要在剧本上做出巧妙的安排,才能融合两种味道。我想,如果写剧本时就可以考虑到不同地方演员的特质,观众看起来会更舒服一点。香港演员的优势在于适应快节奏的工作模式,我们习惯了电视台每天不停运作、长时间演戏的模式,甚至时间紧迫到快开拍才给你看到剧本。这逼着我们可以很快地适应环境的变化,演出需要的效果。

  羊城晚报:在一次采访中,你提到香港观众认为内地剧制作精良;但内地观众也会有“港剧滤镜”,认为港剧更会讲故事、一些香港演员演技更好。你怎么看这个现象?

  黎耀祥:这很正常。当你不太熟悉这个地方的文化时,反而会更加宽容。香港的观众看港剧,有时会觉得“哇,这太不真实了”,但内地观众反而会觉得那样的表达很有趣、很新鲜。同样,我喜欢看内地的剧、内地的演员,因为有些剧集的题材和演员的演绎方式,对我来说非常新鲜。记者 胡广欣 实习生 刘芯睿


(编辑:孙儿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