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微 信 扫 一 扫
揭阳新闻网
首页 新闻 图片 文化 经济 楼市 旅游 教育 健康 娱乐 法治 体育 权威发布 揭阳日报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古村杂想
时间:2018-07-25 来源:揭阳日报 作者:刘小辉

  “河輋水库的水干涸见底了,沉没湖底40多年的百年古村落重见天日。”这一消息遂成了山城的头条新闻。一时间,平日里阒寂人稀的河輋水库游客云集。一批批闲人前来猎奇、探宝。

  那是一个多云的日子,我也加入到了这一拨拨前往水库凑热闹的人群中。在这些人中我是一个真正的闲人。“我为什么来?”,我不止一遍地自问。是对昨日那万顷绿波的不舍,还是对泪眼干涸的水库的怜悯?我自己也说不清楚,总之,我来了。

  水库的水干涸得太久了,水库管理工整日宅在水库边的小楼里无所事事,小楼里的大黑狗也听腻了楼上录像里咿咿呀呀的戏曲,蹲在楼下的一棵大树下自顾自地伸长舌头,以为它是在等待着游客丢弃的一块骨头,其实它是在凝视着地上的一群黄蚁抬着一只彩色粉蝶的尸体悄悄移动。

  我们把车泊在水库的堤坝边。千里烟波化为滩涂,失去了水的遮掩,湖边的山体便赤裸裸地显现在人们的眼前。褚红色的山脚、土丘,如那成年男子轻不示人的胸肌,结实、雄健,刚劲、饱满,引起堤上围观人群的声声惊叹。裸露的山体上留下一圈圈清晰的水痕。凝视着山体上如刀刻般的水痕,仿佛依稀可以听见水声的回旋,仿佛可以看见长风掠过水面,水浪轻拍着山体的缠绵。一块块山石因为长年水浪的侵蚀、浸润而剥离了泥土的呵护,直接暴露在天日之下,浑圆、坚硬而又傲然兀立,是一代代山里人的精神遗骸。但是蜂拥而至的人群,显然不是为了这裸露的山石而来的,他们一个个都想一窥百年古村的风貌,甚至希望在这百年古村上收获点奇石、古董之类的东西。古村在哪儿呢?古村在堤坝对面的水库尽头。沿着熟人手指的方向,水库尽头依稀可见零零落落的人影。“水满时,坐船过去要半个小时,沿着水库边的小路走过去最快也要两个小时。”水库管理工介绍道。不少游人只能对着隐隐约约的古村“望洋兴叹”,怏怏而返。习惯了万事唾手可得的人们,对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总是难免揪心、气急。

  在熟人的指引下,我们借道河輋林场的山道驱车来到了水库堤坝的对岸——河輋林场。

  我们把车停在林场管理所小楼前三棵高大浓密的梨树下。梨树上一只只青梨兀自在山风中诉说着春日时的满树芳华。梨树对面十米远,有一排低矮的石屋,石屋建于古村搬迁的前几年,属河輋村的一部分,也是唯一幸免水淹的古村老房子,据说曾有好几批知青在这里住过。石屋共6间,当头的4间已经坍塌,断壁残垣、杂草丛生,后面的2间却修葺一新,收拾整洁,住着一位有着古铜般肤色的养蜂中年男子。石屋门前的空地上除了几株新抽的扶桑、月季、美人蕉以外,其余地面被养蜂男人扫得不长半根杂草,赤黄的山土光滑、圆润,让人暗生归隐之意。扶桑花开着朵朵紫红的花,夹杂着美人蕉红的、黄的俗艳色彩,招来阵阵游蜂。它们钻进花里,贪婪地吸食着甜腻的花蜜。石屋旁,我惊喜地发现了一株秀美的山榨槭,榨槭的叶子像秋枫一样秀气、多情,青白色的翅果,如举翅欲飞的粉蝶,成串、成串地垂挂在枝头。

  沿着石屋前的一条小道往前走约两百步,我们就来到了河輋水库边。走下水库,龟裂的淤泥一块块向上微卷,如村民手上开裂的肤纹,而我仿佛又看到了一张渔网,或是在无形的网上苦苦挣扎的一条鱼。

  跨过水库中的几个土丘,跳过一条小河我们就来到了河輋古村的遗址。也许是干涸得太久了,遗址上长出了簇簇杂草。不知谁家的小狗兴奋地穿行于四散的游人间,东闻西嗅地似乎在探寻着什么。古村房子的墙脚基本上是由石条、石块砌成,墙角上面加砌泥砖。泥砖在四十多年的湖水侵蚀下已经化作了湖底的淤泥,地基的石条、石块却完整地保存下来。根据这些保存下来的石材,一间间房屋、门楼甚至猪圈、牛棚、碓坊、茅厕都清晰可辨。河輋村的先民,当年就是在这座古村上生息繁衍,开枝散叶的。四十多年的湖水洗掉了百年古村人的多少悲欢离合,却洗不去、冲不走古村人心中最深的记忆。一道道的残垣向人们诉说着河輋村先民创业的艰辛,一根根断柱向人们昭示着河輋古村往日的兴盛与繁荣。古村道边的一大棵树墩,树皮已经腐烂,木纹散裂,颜色却黑得发亮,深扎入土的条条根脉,仿佛一只只紧抓着土地的大手,让人为之震撼!这是一棵什么树呢?是满树白花的梨树,还是有串串粉翅的榨槭?不管是什么树,这棵树却一定是一代代从古村走出大山的人们深情凝望的最后一抹绿。村民都走了,留下了古村的墙基和这棵大树,四十几年的湖水侵蚀,大树却久久不甘腐烂,它在阒暗的湖中坚持着,用根紧紧地抓住古村的这方土地。

  坐在古村的一道门槛上,我在现实与历史间艰难地穿越。恍惚间我看见了斜阳草木间的一座村庄,一座座低矮的石屋鳞次栉比,炊烟从青黛的屋顶上袅袅升起,灶间飘出阵阵的饭香;一条清澈的小河潺潺湲湲地从村前流过,高大的门楼正对着小河,门楼前的河面上七八个孩童光着身子在疯狂地戏水,溅起阵阵欢腾的水花;村道的石阶上,谁家担水的媳妇,把水桶上下荡地让河边锄草的小伙子又误锄了几棵豆苗;河的对岸,放牛的少年总是把牛想象成他的大马,此刻他正坐在河边的草地上盯着天上骏马般的白云出神,而他的牛却在地上搅起一摊浑水;磨房前的大树下,老奶奶放下一头及腰的华发,一把木梳缓缓地梳理着,像是要梳出一段长长的岁月;在村后的稻田边,队长独自靠在田埂上黯然地吸着一卷烟丝,收完了这一季,马上就要搬到山外去了,“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他就想多看一眼这耕作了几十年的土地……

  透过湖底的粼粼波光,我仿佛又回到了我的童年,回到了我魂牵梦萦的故乡家园。不知何时,我的眼角盈满了泪光,一如湖底的粼粼波光。耳畔回响起“哥哥”的《风再吹起》:风再起时默默地不再计较与奔驰我纵然要依依带泪归去也愿意珍贵岁月里,寻觅我心中的诗

  (编辑:陈悦申)


 
今日关注
青狮“鸟巢”献演博得满堂彩
市人民医院陈协宏援藏期间获林芝...
市农业局召开会议部署农业品牌建...
榕城区创新活动载体 多形式宣传...
揭西警方依托智慧新警务侦破“两...
扶贫模范赖昆鹏:突出产业扶贫 ...
市华勋慈善会等慰问抗战老兵和因...
市“五城同创”督查问责组对普宁...
我市召开党外人士情况通报会
渔湖镇阳美社区深入开展“五水清...
惠来县开展禁毒“净海行动”构筑...
揭东区、揭阳产业园等学习贯彻市...
【回音壁】仙桥下六社区:清理拆...
揭东区政府与两家企业签订框架协...
改革开放以来揭阳人民群众生活发...
揭阳民生
看,学生们的花样暑假!
贝壳类水产品大量上市
闷热夏季,小心“蛇出没”!
长裙卷入车轮 剪烂方才脱身
玩嗨啦!
持续高温天 “冷”家电热卖
共享单车,且骑且珍惜
暑天扎堆学游泳 游泳馆里人气旺
蝉鸣荔红
“狡兔”潜逃11年,民警缉凶不言...
产妇临盆遇堵车 交警开道急送医
“美女”来邀约?实则是“酒托”...
一池荷香引客来
“懒人”催火外卖市场
高温大雨轮番“侵袭”,蔬菜收成...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本网动态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