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分辨率:1024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微信公众号
微 信 扫 一 扫
揭阳新闻网
首页 新闻 图片 文化 经济 视频 生活 楼市 汽车 旅游 教育 健康 娱乐 法治 体育 历史
权威发布 | 本网头条 | 揭阳发布 | 揭阳廉政网 | 揭阳日报 新闻报料·广告业务:0663-8276111 

揭阳新闻网 >> 旅游 >> 旅游情报>> 行走殷墟
行走殷墟

时间: 2017年03月01日  来源:揭阳新闻网  作者:

  殷墟出土了大量都城建筑遗址和丰富的文化遗存,展现了我国商代晚期辉煌灿烂的青铜文明。综 图

  在安阳的郊外,在春雨斜织的日子里,我孤独地走着。这种感觉,好像凄清的寒夜里驾一叶扁舟,前去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寻访一位世外高人。

  终于,“中华第一都”五个大字赫然入目。一座古典的园林悄然进入了我的心扉。一个王朝的身影,蹒跚地摇晃而来,风霜尚未褪尽,铁甲已然泛着一层挟带泥土味的锈迹。

  这便是我仰慕已久的小屯村,公元前14世纪开始成为大商王朝都城的“殷墟”。

  很自然的,我想起来的是那些谜语一般的甲骨文,像朝歌鹿台上美姬的艳舞。在殷墟博物馆的苑门上,我可以恣意领略甲骨文的风采。有飞龙,也有猛虎,有饕餮,也有鸣蝉,各式花纹交织一体,如同敦煌画里的“飞天”。秋菊姹紫嫣红,借了一缕烟雨,托衬得古朴的苑门清新、爽悦。

  一进苑内,我一瞬间好像成了商朝的子民。映入眼帘的是司母戊大方鼎雕像,原件通高133厘米,重达875公斤,系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大的青铜鼎。那“茅茨土阶”“四阿重屋”的仿殷大殿,独立寒秋,如一位博学的长者,正寂寞地恭候着任何一个垂青观光的人。

  我折身去拜读了这座大殿。蒙尘的商代马车、青铜器,聊以形形色色的龟骨、兽骨为伴,共同在展示着什么。也许就从盘庚迁都开始吧,《史记》里说:“百姓由宁,殷道复兴,诸侯来朝”,接着便是“治理天下之政,安谧天下之民”的武丁拜傅说为相,当然,也有骄横的武丁、暴扈的帝辛(商纣王)。十五万片甲骨,那么富有张力地叙说着一个大国的兴衰,只字片言,却倔强地凸现着远古文明的迷人魅力。

  踏访宫殿遗址,更是别有滋味在心头。细雨里,一个个灰坑,有的袒露着,有的植以花草,有的覆以卵石。洹河上飘着雨花。我的脑海里充斥着许许多多的怪异的幻影。隐隐约约有犬吠车鸣,烟柳依依,像女子披散的秀发。恍惚间,我看到殷商妇人正站在村口呼唤游子,奴隶正在原野里耕作,占卜师在王爷半梦半醒的眼光里不厌其烦地算卦,一块块早已打磨得光滑的龟甲、牛胛骨摆在案上,鼎里飘出袅袅的蓝烟。

  在我脚下这片荒土上,当年有着多少浮华春梦、渔歌童谣。疆域随着甲骨的累积得以拓展,直到朝歌一炬,殷商的辉煌便零落成萋萋芳草。

  那时,一样的该有着感人的舐犊之情,一样的该有着怀恋故园的情愫,一样的该有着田野牧歌、流水人家。盘庚会在洹河畔与渔者作一次没有主题的交谈,武丁会在某座石桥边欣赏着农家女忙碌地采桑。他们或许也会放下王埏的矜持,露出一个在宫苑之中难得一绽的笑脸。于是,往往就在这种祥和而平静的气氛里,商汤的大业得以发扬光大。

  甲骨文的发现,赖于一名叫王懿荣的金石学家。清朝末年,安阳小屯村的农民在耕垄地时,常挖出一些龟骨、兽骨。但他们的学问在于躬耕垄上,对这些奇形怪状的“蝌蚪”,自然视若无睹。这些古老的文明种子,往往成了肥料,或者被研磨成粉末用作“刀尖药”。在廉价的交易中,一批批甲骨文永远化作一抹灰尘。

  幸亏终于有个王懿荣。清光绪二十五年(公元1899),姗姗来迟的京官王懿荣从买来的中药“龙骨”上偶然发现了甲骨文。经过认真、潜心的研究,他断定自己手中握着的实际上是湮没日久的商代文字。从此,甲骨文天日重见,洛阳纸贵,迎来了其生命的第二个春天。

  如今,在殷墟博物苑里,专门设计了一座甲骨文碑林。秋雨雾一般弥漫在周围的翠柏丛中,一方方碑刻像肃立在神道两侧的石雕,寂寞而沧桑。我如同麦加的一个朝圣者,近前辨认细读。在这种清幽的环境里,总觉得说不准便会遇见一隐士独钓高台,那形象自然是三尺长须皓然,慈眉长挂如瀑,有一壶浊酒在侧,一只竹篓为伴,一切,皆似姜尚。如果真是这样,我免不了揖手问礼,垂立一边,等待他慢吞吞地吐出一声禅语。

  “商邑翼翼,四方之极。赫赫厥灵。寿考且宁,以保我后生。”《诗经》曾对武丁时期的政绩大加推崇。值得一提的是,这其中,当有武丁夫人妇好的一份功劳。

  从苑门西行,穿过一组玉雕,即可见一戎装女子立像。这便是妇好。传说她天生丽质,文武双全,勇敢机智,聪颖过人,屡破敌阵,战绩显赫。雕像后的墙面上是一组壁画,再现了武丁与妇好携手筹谋,共图中兴的往事。

  我屈腰沿台阶去看新近开辟的妇好墓。灰坑之中,奴隶的遗骨与兽骨并存,白森森的。殉葬是最野蛮的一种摧残人性的形式。再开明的君主,为着体制,为着荣光和尊严,为着统治权威,依然不惜剥夺别人的生存权。倚着栏杆,我仿佛听到了三千年前的一声声惨叫,看到了一个个苦苦挣扎的身影,我或许不很明白,当我们一次次向文明顶礼膜拜的时候,总会不小心地发现这其中往往夹杂着野蛮的“连体”。

  兀立细雨中,我好像跨越了时间和空间,成了商朝的子民。假若不是一种奢望,我愿学那铸剑的莫邪、干将,熔成一块古奥的甲骨文,披着一袭千秋霜衣,深情地留守在这方丰沃、神奇的土地。

  我忽然涌起一阵阵冲动,如同久别战场的士兵蓦地听到了激昂的号角。我忍不住毕恭毕敬地向这一片片废墟鞠躬。我们文明的根,不正是从这里一点一点逐渐延伸下去的么! 刘福田

  (编辑:张瑜)


上一篇: 香港迪士尼乐园连续两年亏损
下一篇: 龙江游记

揭阳新闻网版权相关声明:
① 本网欢迎各类媒体、出版社、影视公司等机构与本网进行长期的内容合作。
联系方式:news@jynews.net
② 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尽快妥善处理。联系方式:news@jynews.net
③本网原创新闻信息均有明确、明显的标识,本网严正抗议所有以“揭阳新闻网”稿源的名义转载发布非揭阳新闻网原创的新闻信息的行为,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④ 在本网BBS上发表言论者,文责自负。

今日关注 更多>>

图片新闻 更多>>

揭阳民生 更多>>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本网动态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